【齐鲁晚报】济南拆违拆临,新零售如何”拯救“夫妻店

发布时间:2017年7月24日

齐鲁晚报记者   蔡宇丹

济南市拆违拆临浪潮中,大批路边店、早餐店、农贸市场被拆。违章建筑被拆,周边需求还在,那些经营场所被拆掉的小商户,又如何转型升级?今年春节后济南一场大雪,让中海国际这个10万人大型社区居民买菜难,随之扒出的新闻是,济南有100多个新建楼盘没配菜市场——谁有本事在寸土存金的商业楼盘中抠出块地盖菜市场?

这些“刚需”给新零售出了一道考题——如何用互联网的方式,去解决社区零售痛点?去普惠中小微商户?让一个城市商业末梢的能力跟上这个时代的脚步?而这也像倍全公司创始人吴少斌说的,任何一个企业,如果不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这个企业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0.1.jpg

       7月初,济南七里山南村一处存在了30余年的菜市场被拆除。七里山街道办事处联系倍全,给这家社区连锁便利店推荐房源,希望倍全在附近选址新建一处便利店。

那些门店被拆掉的老板也在找倍全,想做加盟。但这些路边店老板面临的现实问题是,大面积拆违拆临使济南市门店资源骤然抢手,一些热门区域租金飙升,像倍全海尔绿城门店年租金原来8万多,拆违后涨到12万。

   “租金涨了,这倒逼了习惯于粗放经营的小店+互联网,进行基础设施升级,提高坪效,精细管理,减轻房租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倍全济南总经理崔麟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说。

被数据、算法、LBS定位,大数据分析,智能比价等武装起来的倍全版“互联网+便利店”,正以”良币驱除劣币“的姿态,给这些固守多年传统经营模式的小店主们“洗脑”。

当然,对于那些积极拥抱互联网的店主,济南市政府有补贴。崔麟说,对连锁的互联网+便利店,济南市今年的补贴政策是1平方米400元,这个政策持续3年,而倍全对加盟店主也有补贴。

    “即便不拆违,这些小店日子也不好过。”也有从业者表示,传统夫妻店面积20-30平方米,SKU七八百种,日均流水三四千元,夫妻俩包揽选址、采购定价、收银售后等,在商品品类结构,服务体验等方面都很粗放。这种店现在受到很大局限,一方面渠道越来越多,产品没有特色,进店人流越来越少;另一方面线下租金涨得快,赢利越来越难。

      这些像毛细血管一样遍布城市各个角落的路边店、夫妻店,它们是被社会零售总额统计体系长期忽略的一个群体,但却支撑了整个市场最大区域的快消品供给,靠一分一厘攒利润挣辛苦钱,谁来帮他们完成这场改造?

零售业正经历着和汽车行业一样的变化

0.2.jpg

互联网+便利店中的智能收银台。

      拆违只是一个诱因,既然电子商务不是终局,那么,后电商时代是一个什么时代?下一步,新零售要怎么改造传统商业?这就像无人驾驶,改变的是整个汽车产业链;改变的是汽车行业基础设施——过去是加油站,现在是充电桩。而未来我们不用买汽车,买汽车的使用权,买服务。”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对记者说,现在,零售业正经历着和汽车行业一样的变化。

      廖建文说,夫妻店SKU有限,物流体系有限,效益不高。现在,把线下的人货场搬到线上,线上实现人货场匹配,这样一来,空间可以变无限大,SKU可以变无限大,但边际成本却为零。

    “货架上商品价值多大?小店周边客户群是什么样?商品如何搭配、如何陈列卖得更好?能否根据周围邻居需求来推荐,进多少货以保持最有效库存?”他们用这种通俗的话语描述着这场小店的数字化变革。

      这也是从倍全这样的连锁便利店这样的智能数据服务商,京东、阿里这样的电商平台同时在做的一件事——帮助零售企业提升门店数字化水平,打通线上线下商品、客户、订单信息,更好地匹配客户、商品、场地等零售要素。

      2016年初,阿里推出面向社区零售店的一站式进货平台——零售通,向传统夫妻店提供订货、物流、营销等服务。

对互联网的认知差异,是双方实现合作的最大鸿沟,一些店主连APP都不会用。阿里招募了一批年轻力壮的“城市拍档”,一家家地跑,现场帮店主推荐进货商品,以很不互联网的方式做地推。

       京东几乎与阿里同时推出了瞄准一至六线夫妻老婆店的新通路计划,今年年底新通路将覆盖50万家门店,具体而言是50万家门店使用京东的掌柜宝系统,通过为线下门店提供后台信息管理系统,配合京东现有物流仓配体系,最终实现让品牌商低成本渠道下沉。

      阿里和京东为什么都提新零售,为什么突然间在今天从线上走到线下?廖建文说,中国85%的交易还在线下;第二,线上交易成本、流量成本持续提高,新网民增量持续下降。未来这些大平台的空间在哪儿?不一定在线上,而是线下。

      社区便利店价值高出传统百货店几个量级,占据社区线下场景,是阿里、腾讯、京东的一场硬仗。崔麟说,济南的这些小店,京东的掌柜宝、阿里的零售通都在用,京东的掌柜宝SKU少,但配送快,起订价低;阿里补贴力度大;一些B2B平台在某些品类上有优势。

      凯度零售咨询显示,2016年,国内市场上79多家快消B2B平台获得总计超过50亿元投资。目前国内非连锁夫妻老婆店超过600万家,它们之间基本上是信息孤岛。

新模式解决新建小区买菜难

0.3.jpg

图为拆违前的济南山师东路。周青先 摄

      济南市拆违拆临腾出来的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除了一些人员分流到其他行业,以倍全这个视角观察,据倍全方面透露,到今年年底,倍全在济南门店数量要达到300家,去年是100家。山东省商务厅计划在全省建1.5万家互联网+便利店。

      倍全给加盟商配备了免费的”互联网套餐“,包括用户、商户APP到云采购平台,智能收银系统,门店进销存实时同步,区域和全国性畅销品和滞销品数据等,这些数据都是互联互通的,指导加盟店主进行精细化管理,提高门店坪效。

      在崔麟看来,新零售不光是把人货场搬到线上,更多是线上提出需求后,线下能立即满足各种消费场景。以家住中海国际社区的熊女士为例,下班路上,她在倍全网上商城下单买菜,20分钟后刚到家,倍全中海店店员就送菜送上门了。蔬菜新鲜又便宜,现在熊女士已习惯于网上下单买菜了,而便利店店员转型为共享配送人员,收入构成为配送费加1000元责任底薪。中海社区日均送菜上门60多单,每单配送费2元,店员薪资在3500元-4000元左右。

      崔麟注意到,虽然线下销售额比线上多,但线上销售额一直在增长,并且客单价在35元—45元之间,而线下人均十三四元。一单配送费倍全2块钱,美团7块钱,原因在于倍全配送半径500米内,而美团是3公里以内,高峰时段配送员一次跑三四家,很轻松地完成60单。

     被改变的供应链,一个依托于社区门店的APP,改变了熊女士的生活方式,也给中海国际社区这样的新建楼盘买菜难题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那么,新零售又如何改变小店主的采购习惯?改变供应链的效率?之前,这些小店进货不多供应商懒得送,进多了自己又怕压货,二十来平方米小店堆成了半个仓库。现在,小店有LBS定位,下单后仓储系统自动匹配最近一两公里货源,两小时内到货,营业空间和SKU相当于增加了一半,坪效提高了很多。

      过去,店主不知道哪些货不好卖,加入集采供应链后,可及时发现市场波动,系统会提醒哪些产品需要提前打折或促销。过去小店主缺钱,缺流动资金,是因为资金流动不畅,效率低下。流通顺畅后,不需要压那么多货,资金占用少,只要他干活,资金在流动,就不缺钱,这将大大改善夫妻店的生存环境。

     以前新品上市做地推需要一两个月,消耗大量时间和成本,大家能力趋同,爆款越来越难出现,最后变成消耗战。现在,新品发布如何三天内覆盖全市?泰安区域品牌亚奥特乳业的新产品零食化酸奶正准备从社区便利店切入,试水上海市场。亚奥特副总经理李庆官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此次新品推广投入占到销售收入的40%。

     如果加入集采平台,亚奥特可以快速在社区便利店实现覆盖,推广成本也降低很多,并且还能获取从进货、仓储、终端用户画像等一系列数据做精准营销。为什么某款啤酒在济南西客站片区卖得很差?集采平台有一个完整的、针对B端的供应链体系,一个城市可以分成多种模块进行数据分析,营销精准度大大提高。

     而经销商群体面临的问题是,人工成本越来越高,畅销品毛利率越来越低。某一线品牌牛奶,市级总代理进价48元/箱,卖50元,除掉成本一箱奶赚2毛钱,相当于整个渠道消耗1.8元。现在走云采购渠道,同样一箱奶赚2元差价,但由于库存商品24小时在线,经销商可直接对接店主,店主下单后还可点击购买经销商其他的货,这样经销商人工成本一下降低60%,综合运营成本降低50%。过去一箱奶挣0.2元,现在成本变成0.9元,利润达到1.1元。什么都没有增加,经销商赢利能力却增加4倍。

       新零售要革经销商的命吗?今年4月,京东宣布要开一百万家便利店,集中配送,对此,有人质疑,京东这么做,经销商还有活路吗?生态怎么维护?

廖建文说,老虎把羚羊都吃完了,老虎也活不了,不能吃光,任何东西都有生态,行业也一样。

上周,号称“东西拿了就走”的天猫无人超市亮相,马云忙着表态说,并不是我们真准备干这个事,让所有的商店都没有人,而是要给业界一些信号、一些思考。

商贸流通业与广大居民、广大就业群体息息相关,零售业变革一定要考虑他们的利益,要普惠,要就业本地化,税收本地化。国家对于垄断性企业要加以限制,不能杀鸡取卵。如何培植当地企业能力,这也是新旧动能转化的一个使命。淘宝模式值得反思,大家都在拼价格,没有合理利润了,制造业怎么去研发创新?

现在一些B2B平台扰乱了经销商价格体系,倍全研发了一款经销商和小店交易的云采平台,让经销商管理小店、订单,资金流,“这就是让厂家踏踏实实干厂家的事,让经销商干经销商的事,让生态良性发展。”崔麟说。

      技术是最强大的驱动力,在这场社区零售基础设施的升级战中,技术扮演了最强驱动力。京东在发力智慧物流后,“改口”称自己是大数据公司。同样,公众眼里做着社区便利店生意的倍全,在公司内部一直强调自己是以数据驱动的互联网科技公司。目前,倍全最大投入是技术投入,产品研发团队在北京,有100多人,占了公司一半以上,其智能收银系统等都是自主开发的开源系统,兼容其他平台和数据。

       廖建文对记者说,上个世纪80年代,1G存储存成本100万美元。推动力就是摩尔定律——每18个月储存硬件成本降一半,这使得算力大大增强,计算成本、储存成本大大降低,还有海量数据,加上热起来的深度学习,机器学习,算法技术全面应用。数据资源和计算能力,最后变成云,变成了新零售的公共设施。

      当智慧商业底层数据达到一定量时,就可以反向输出大数据产品,而大数据产品精准度取决于取样和覆盖率。在倍全智能收银平台,用户、会员消费都会留下痕迹,通过大数据分析可以对用户消费习惯进行画像。崔麟透露,倍全自主研发的收银机产品营销预计10月份启动,该系统会向用户推荐商品,在需求端实现“比你自己更懂你”。

倍全是中国首个以“互联网+便利店”为载体的社区便利生活平台,致力于为社区居民提供超市商品闪电送货及全方位生活服务,打通服务社区最后一百米,打造全新的便利生活方式。

倍全作为一家以创新社区商业生态为核心的企业,通过互联网技术对传统线下门店进行改造,实现“商户和用户”、“商品和服务”、“线上和线下”、“城市物流和社区物流”的连接,从而减少中间交易环节,降低流通成本及损耗,提升服务效率及效益,致力于为供应商和用户提供一个便利、优质、价廉、安全的线上线下全渠道直接交易平台,让“商品与服务”直达用户,降低交易成本,让用户没有难办的事情,让社区没有难做的生意,让农民没有难卖的产品。